sohu_logo
新闻|女人|娱乐|旅游|教育|财经|体育|健康|吃喝|文化|汽车|IT|母婴|星座|城市|校园

网友互动:礼物押宝  积分竞猜

给编辑投稿
新闻社区首页 > 新闻社区热帖

拉登之死,拘尸那迦

来源:
楼主:活在裆下  [sishe105@sohu]

拉登之死,拘尸那迦

 

quelang

201152

 

上午,参加了一个同事儿子的婚礼。没有体现人生的庄严时刻,亦没有彰显宗教的神圣教义,更多的是二人转式的插科打诨。热闹,但却无趣。

在东北的婚庆上,有一个必要的程序,那就是邀请一个熟人读《结婚证》,以此证明新人的婚姻受到法律的保护。小狼纳闷儿,为什么这是一个必须的程序?中国离真正的法治进程还很遥远。

忽然想到一个问题:在中国的传统中,人的死亡总会有释家、道家的规仪法式来超度,或诵经,或符箓。但在中国的婚姻,佛道都是不来参合的。西方的文明传统中,无论是结婚、葬礼,甚至是新生儿的降生,基督传统都是无处不在的。由此可见,基督文明是伴随西方人生命的始终,在西方人眼里,神是无处不在、无时不有。就像美国总统宣誓就职,一只手按着《圣经》,一只手按着《美国宪法》。中国则是例外,如中国的婚姻,无论是古代的问名纳彩纳吉传统,还是当今的宣读《结婚证》,无不具备着儒家的现世主义传统。而宗教,也仅仅是在人的死亡时候才会体现出终极关怀的意义。

接受马列正统教育多年,小狼基本上是无神论。同时,小狼也沾染儒学传统,对一切“牛鬼蛇神”都持敬而远之的态度,甚至是一种批评态度。只是这些年“邪魔外道”的东西看得很多,在有神和无神之间,小狼选择了散惹夷,即对一切问题不做决定,陷入了不可知论。道理很简单,那扇无法体验死亡之门。或者,即便体验到,这个世界也同时离小狼远去。

吃罢午饭,回家。难得和老婆体验二人世界,为庆祝刚结婚的那对儿新人,小狼和老婆也“误入藕花深处”。折腾了一个小时,软绵绵的小狼忽然想到日本禁片《感官世界》中,男主角在高潮中死去的场景。或许,死亡本身就是一种高潮。真的,男人射精的哆嗦和死亡前的最后抽搐,并无二异。

和许多人一样,小狼也是喜欢性~爱的。不同于其它男人的猎奇,小狼在性爱之中更关注“高潮”本身,而非和不同女人的新鲜快感。所以,小狼深感自身的存在是合乎“理性”的。甚至,给小狼一只手,他就可以去见“上帝”。

上帝于死亡,意味着高潮。而灵魂,存在于精液之中。这是小狼失身多年来,对“死亡”及“高潮”的唯一解释。

谈及死亡,小狼总会想起一个很好朋友的父亲。不久前,小狼看望过这个朋友的父亲,胃癌晚期,瘦骨嶙峋,时日无多。人到这个时候,死亡已经是一种本能,因为“生”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。肉体上的死亡,仅仅是肉体上的罢了。希望真的存在往生净土,极乐世界。

“我愿皆往生,示佛法如佛。我作论说偈,愿见弥陀佛,普共诸众生,往生安乐国。”——摘自《往生论》。

《往生论》是净土宗“三经一论”典籍之一,净土宗的菩萨香火历代不绝,而中国历代的大乘佛教,往往都是兼修“净土宗”,这也足见高僧们对“死亡”的无解。

关于死亡,《感官世界》中有一幕,男主角曾经和一个年纪很大的艺伎ML,而那个老女人最后在高潮中虚脱死亡。对比男主角的最后结局,死亡就是我们醒来所见的一切。人生,亦不过是一个迷失的大梦。《感官世界》给小狼印象最为深刻的是,影片的开场,女主角在妓院为一个老年乞丐KJ。这段的寓意,交代了男人因为“性”或者“高潮”的目的性存在。

当然,众生平等,乞丐也有权利享受高潮。

希腊化时代的伊壁鸠鲁是不承认死亡的,他说“我们活着的时候,死亡是不存在的;而当死亡来到的时候,我们又不存在了。”这或可解决我们对死亡的焦虑,但伊壁鸠鲁却把死亡和人本身错误的对立开来。既然两不相干,人就没有必要恐惧死亡。其实,死亡是生命的必然过程。不生亦不灭,不常亦不断,不一亦不异,不来亦不去。

生命如果是一种实体,死亡必然存在。但如果“生”是一种虚无呢?如龙树提婆提出的“假有性空”中观学派,中非空有,亦非空空,“不存在的存在”是否真的存在?譬如死亡,如果不存在,它又为什么时刻发生在我们的周围;如果存在,为什么我们却不得而知。

从生至死,一场掷骰子的游戏罢了。投掷权,偏偏在上帝、佛陀、真主手里。如果也可以投掷自己的骰子,你丫就能和上帝、佛陀、真主打麻将了。你能猜透这三位神仙的和牌吗?

上帝、佛陀、真主又是谁?一切法空,无有实法,只有假名。

拉登已死,不过是“缘起性空、性空缘起”的新轮回。

法不孤起,仗境方生。我们都是XX之子。

 

声明:以上内容来自网络,并不带表本站观点
来源:搜狐新闻社区

我要回帖